首页 | 金融服务法总论|证券和金融商品交易法|银行法票据法|保险法|信托法|金融公法|金融税法|环境金融法|国际金融法|法金融学
中财法学论坛|国外动态|金融服务法评论|金融服务法研究咨询报告|金融法案例|金融法规速递|金融消费者教育|课程与课件|金融法考试
 今天是
中国法学会证券法学研究会公告      [注意]关于举办“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 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论述”论坛的通知      “政府数据开放的理论与实践”学术研讨会暨中央财大—京东数科“数据治理与大数据法制沙龙”第2期      《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专家咨询会在京召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金融税法
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创新的税法规制研究(下)
何冠文 刘婧 翁耀城 陈伟强
上传时间:2020/8/13
浏览次数:106
字体大小:

四、大湾区金融创新税法规制的完善

(一)整合大湾区金融税法规制

完善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创新的税法规制,可以先从整合大湾区金融税法规制开始。现阶段,内地金融税制的构建仍处于起步阶段,现有的金融税法零散地分布在各个税种之中,相关规定普遍与港澳税制存在较大的差异。通过定期发布金融创新税收服务指南,对大湾区内金融税法的更新进行及时宣传,有助于大湾区税收征管机构和金融交易参与者全面了解现行政策,提高金融税法在执行以及遵循方面的确定性和透明度。

结合金融交易以及金融工具的具体特点,上述指南适合以具体的金融交易或金融工具为索引(如融资租赁、私募基金、混合金融工具、金融期货交易等),按照从一般到特殊的顺序透过案例解释金融税法的适用规则。通过对比粤港澳金融税法的特点,归纳三地税制的差异与协调重点,为税收征管机构和金融交易参与者提供全面的参考。

(二)加强大湾区金融业税收协调

1. 加强金融业跨区域税收协调

在已生效的区域性税务合作协议中,内地与港澳的税收安排协调重点在于消除内地与港澳地区的双重征税以及防止偷税漏税,在金融领域除股息、利息等一般性条款之外,并没有其他针对金融交易或资本市场的安排。对此,近年来内地在缩小两地税制差异方面进行了一些立法探索,如针对两地基金互认的免征个人所得税政策和“港人港税”的优惠政策。但在两地资本市场融合进程中,上述措施仍然不足以应对不断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内地与香港在金融业税收服务方面仍需进行更深入的合作。对此,上海市税务局和深圳市税务局的合作模式为大湾区金融业跨区域税收协调机制的构建提供了有价值的参考。

跨区域税务合作的三大核心分别是纳税信用联动,涉税信息互换和跨区域税务协调。在纳税信用联动合作方面,内地与香港可以共享纳税人信用信息和重大税收违法案件,共同推动纳税信用联动管理。在涉税信息互换合作方面,内地与香港需要进一步完善信息互换及情况通报机制,建立经常性风险管理信息交换和案件协查制度,及时发现异常情况并确定风险管理重点,进一步降低风险管理成本。在健全跨区域税务协调机制方面,双方需建立征管协调机制,从征税对象、纳税地点、纳税环节、信息沟通等方面,对征收管理中遇到的地方性差异问题进行全方位统筹协调。此外,内地与香港还需要建立税政研讨机制,互派税务干部交流学习,定期对金融创新的热点问题进行探讨研究。

2. 建立税收征管与金融监管沟通机制

尽管税务主管部门与金融监管主体之间存在职权目标上的差异,但在终极目标上二者并不存在根本性冲突。税收征管权与金融监管权实际上可以彼此协调,成为共同维护金融市场安全与秩序的重要基础(汤洁茵,2010)。在大湾区内,参与金融监管机构实施监管的过程,有助于税务主管部门了解创新金融交易的结构和目的,从而在产生课税问题时能够及时、准确地制定相应的适用规则。为实现对金融市场的有效监管,可以设置由税务主管部门和金融监管部门共同组成的专家咨询委员会和定期的沟通机制。通过协商交流,在面临金融交易的技术性问题时税务主管部门可以向相关专家进行咨询,了解金融创新的趋势以便及时采取应对方案(见图1)。

图1 粤港澳大湾区税收区域税收协调关系   下载原图

3. 完善大湾区税务争议的解决机制

在粤港澳金融创新融合的进程中,税务争议的产生可能来源于立法滞后、跨区域税收协调缺失等方面,完善税务争议解决机制是化解跨区域税务争议问题的关键。一般情况下,企业所得税或个人所得税方面的异议可以通过相互协商程序解决,对于其他税种问题引致的争议,可通过各个税收辖区现有的机制(如税务行政复议、税务行政诉讼)解决。其中,内地和港澳相互协商程序的法律依据,主要是内地《税收协定相互协商程序实施办法》以及内地与香港、澳门税收安排中关于相互协商程序的条款。一般而言,相互协商的事项限于税收安排的适用范围内,对于超出适用范围的其他事项,在缔约双方主管当局同意之后也可以进行协商。在现有机制的基础上,大湾区可以引入税务仲裁机制,由专业的顾问委员会对金融创新领域的税务争议及时地作出公正裁决,从而更好地维护税收公平,为粤港澳大湾区营造更和谐的税收环境。

(三)改进征管技术提升纳税服务质量

1. 针对金融信息化趋势改进征管技术

从技术领域上来看金融科技(FinTech)覆盖了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从行业角度来看,其包含了网络借贷、第三方支付、互联网保险、互联网信托、互联网征信、智能投顾、手机银行、移动金融、数字货币等(亚洲金融智库,2018)。为实现对电子化金融交易的有效税收课征,应当把握以电子化形式下完成金融交易的核心环节和根本流程。与一般电子商务不同,信息化金融交易中最主要、最基本的环节是资金流。因此,如果能够围绕资金流动,对支付和结算环节进行税收征管和稽查,一定程度上能够解决电子交易的隐蔽性对税收征管的限制。

为解决上述问题,大湾区税务主管部门与金融监管部门、金融中介机构之间应该建立针对金融交易信息的交流平台,税务主管部门应该提高自身的征管技术以加强金融信息化环境下的课税能力,现阶段大湾区部分城市已经进行了一些有益的尝试(见表2)。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税务主管部门可以进一步开发并使用针对金融电子化交易下具有自动化追踪统计功能的电子征税软件和税务认证系统,在对金融交易主体进行核实的同时实现对相关交易信息的筛选、统计和审核。

表2 现阶段大湾区正在进行的税收征管技术改进措施     下载原表

资料来源:本文整理。

2. 建立和完善金融创新税务预先裁定制度

随着大湾区经济的融合和发展,面对未来不断出现的新型金融交易或工具,税法的滞后可能会成为金融创新的重大障碍。税务事先裁定可以极大地提高纳税人税收政策适用的确定性,减少税法滞后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充分体现诚实信用原则。因此,应尽快建立税务事先裁定机制和完善相关立法,实现国家经济干预与金融市场主体自由权利保护之间的动态平衡。

(1)明确事先裁定制度原则

税务事先裁定制度的实施在大湾区金融业税收管理中已有先例,2016年南沙区国税局曾对某租赁公司开展的不动产租赁业务进行税务事先裁定。由于内地税务事先裁定近年来才开始启动,目前没有明确的制度与之相对应,因此运用于金融业税收管理仍需要一定的实践积累和立法完善。与内地相比,香港特区在税务事先裁定方面的经验更为丰富。香港税务局从1998年4月起为纳税人提供事先裁定服务,香港的事先裁定制度具有以下特点:(1)事先性,针对纳税人未来可预期的交易或活动进行裁定;(2)特定性,针对特定纳税人的特定交易或活动;(3)适用性,对税法的适用进行解释;(4)服务性,个性化纳税服务。此外,香港税务事先裁定制度采用行政模式,在纳税人落实安排之前,税务局局长可以在任何时候撤回该项裁定,并且不允许对事先裁定提出反对和上诉(罗飞娜,2015)。

由于大湾区内存在三个相对独立的税收辖区,金融交易税务事先裁定制度的构建必须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进行。对此,内地与港澳应该明确其行政部门与税务主管部门在跨区域税务事先裁定中的协作关系,并以此为基础建立一套高效的沟通协调体系。

(2)税务事先裁定制度管理体系的构建

在大湾区税收协调的框架下,由国家税务总局主办,香港特区政府和澳门特区政府协办,共同探索实现裁定制度的设计方案,在中央政府的统筹下将税务事先裁定制度融入现有的税收安排或另外订立跨区域税务事先裁定合作协议,并建立协作机制。对于跨区域金融交易的税务事先裁定,在内地优先征税的情形下,可以由广东税务局主办,香港税务局和澳门税务局协办,通过协作机制对相关交易进行统一裁定,消除因税收安排适用不一致而产生的跨区域金融交易风险(见图2)。

具体而言,税务事先裁定制度可以分解为受理、审核、裁定、告知等主要环节。金融机构向市级税务主管部门提出事先裁定申请,由市级税务主管部门受理、初审并逐级上报。市级税务主管部门可以提出初步意见,但最终裁定必须由国家税务总局做出。裁定结果由市级税务主管部门以书面形式告知申请人,并对申请人的后续情况进行跟进。

图2 大湾区税务事先裁定管理制度构建方案   下载原图

(四)大湾区金融税法规制的立法建议

1. 建立统一的金融课税规则

内地金融税法采用“一产品一税制”的模式虽然能够最大程度体现金融产品特性对纳税义务承担的影响,但从税收公平角度而言,金融产品更应当根据其收益的水平承担相应的税收负担。建立统一的金融课税规则,有利于化解分散性立法模式下课税规则的矛盾与冲突,使金融税法在面对金融创新时有更强的适应性。就混合金融工具而言,应该针对兼具股债特性的混合性金融工具制定统一课税规则,针对此类工具的税务处理和反避税方面制定统一规定,弥补现行税制中对次级债、优先股等金融工具的征管空白,同时建立与资本弱化规制等反避税规则的链接,实现对混合金融工具的有效课税。

2. 探索粤港澳自贸区离岸金融税制

根据《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粤港澳三地金融机构将加强合作,共同发展离岸金融业务。税收作为金融交易的重要成本之一,较高的税负必然会阻碍离岸金融业务的发展。为离岸金融业务配套相对宽松的税收政策,有利于粤港澳三地金融机构在离岸金融业务方面开展合作。

在大湾区内,香港和澳门的税制简单且税负较低,为离岸金融业务发展提供了极为有利的税收条件。相较之下,内地税制较为复杂且综合税负较高,对离岸金融业务发展明显缺乏吸引力,但自贸试验区的存在无疑为大湾区离岸业务税制的探索提供了一定的空间。基于“一线放开,二线管住”的原则,可以在前海自贸区试行与离岸金融业务发展相配套的税收鼓励政策(见表3)。必须注意的是,内地自贸区在离岸税制方面的探索应该避免复制开曼群岛、英属维尔京群岛等避税型离岸金融市场的模式,因为以“避税天堂”形式吸引离岸金融业务不但会导致税收流失,而且还会侵蚀在岸金融市场,不利于我国金融业的整体全面发展(景建国,2009)。因此,粤港澳自贸区要做好离岸活动的税收信息交换工作,及时透明地交换离岸金融活动的税收信息,杜绝国际投机资本利用税收信息不对称实现监管规避和洗钱犯罪的可能。

表3 离岸金融业务与对应的税收鼓励政策     下载原表

资料来源:本文整理。

3. 自上而下完善大湾区税收协调体系

粤港澳大湾区的特殊性体现为“一国两制”背景下税收体制的差异。完善税收协调体系必须以中央政府为主导,自上而下推动大湾区税收协调,实现税收政策对区域经济的推动作用。现阶段,粤港澳税收协调主要在内地与港澳的税收安排框架下进行,上文提及的粤港澳税收仲裁机制,同样应该基于税收安排而建立。参考OECD税收协定范本第25条第5款,在税收协定中仲裁是一种附属于国际行政救济机制的程序,是传统的相互协商程序的延伸或补充(廖益新,2012)。针对将来可能出现的跨区域税务争议问题,可以考虑在内地与港澳税收安排的相互协商程序中加入仲裁程序。

在反避税方面,未来跨境金融交易的参与者为获得超额利润可能会利用粤港澳三地间税制差异最大限度地减少跨境经营的总税负,通过复杂的交易安排实现少缴或不缴税款。针对现在或未来可能存在的大量避税行为,大湾区在建立反避税规制方面可以充分借鉴BEPS计划的成果和经验。

五、结语

综上所述,完善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创新的税法规制,必须从整合金融税法,加强税收协调,改进征管机制,完善立法四个方面着手。在整合金融税法规则方面,可以通过定期发布金融创新税收服务指南,对大湾区内金融税法进行及时宣传引导,提高税收政策在金融创新方面的透明度和确定性;在大湾区税收协调方面,一要加强税务主管部门与其他监管部门的沟通和协作,二要探索建立大湾区金融业跨区域税收协调机制,加强内地税务主管部门与港澳税务主管部门在纳税信用联动、涉税信息交换和跨区域协调等方面的合作;在改进征管机制方面,可以探索并建立与金融创新相适应的纳税服务机制(如引入税务预先裁定制度),在提升服务质量的同时及时反馈现行税法在金融创新领域存在的缺陷;最后,无论是完善金融税法还是协调三地税制差异,内地与港澳地区可以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遵循既定的程序通过立法完善自身的金融税法,并在中央政府主导下通过完善区域税务合作协议,进一步落实粤港澳三地税务主管部门的沟通和协调机制。

出处:《税收经济研究》2020年第2期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公众微信二维码
建议使用IE6.0以上1024*768浏览器访问本站 京ICP备14028265号
如果您有与网站相关的任何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financialservicelaw@126.com),我们将做妥善处理!
版权所有©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转自"中国金融服务法治网"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