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私法学术坊第6期“从《婚姻法》到《婚姻家庭编》”成功举办
2019年4月4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婚姻家庭继承   婚姻
[ 内容摘要 ]
2019年3月31日19时30分,由武汉大学法学院主办,武汉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承办,湖北金卫律师事务所协办的青年私法学术坊第6期在武汉大学法学院118会议室隆重举行。
[ 内容 ]

2019年3月31日19时30分,由武汉大学法学院主办,武汉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承办,湖北金卫律师事务所协办的青年私法学术坊第6期在武汉大学法学院118会议室隆重举行。

本场讲座的主题为“从《婚姻法》到《婚姻家庭编》”,主讲人为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张力教授、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叶名怡教授。讲座由武汉大学法学院李承亮副教授主持,与谈嘉宾为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陆青副教授、武汉大学法学院冉克平教授以及余立力副教授,众多学生积极参与了本场讲座。

pastedGraphic.png

讲座开始前,李承亮老师对张力老师、叶名怡老师以及陆青老师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并表达了本场讲座值此《民法典》编纂之际的重要意义。讲座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开始。

pastedGraphic_1.png

在引论部分,张老师提出,如何做到家庭本位与个人自由的再协调,这是《婚姻法》回归到《民法典》所要回应与思考的问题。如果认为民法是一般私法,而将《婚姻家庭编》置于民法特别法的地位上,那么无论《婚姻家庭编》在多大程度上保留身份法的固有属性,民法提取公分母的法教义学效力都仍然会对《婚姻家庭编》具有某种统摄力。但问题在于,对《婚姻家庭编》而言,《民法总则》提取的公分母能否充分发挥其作用?例如,就“家庭”这一概念,虽然《民法总则》在民事主体方面对个体工商户、农村承包经营户有所规定,但这“两户”与《婚姻家庭编》中的“家庭”在价值取向与调整策略上有极大的区别。概而言之,《民法总则》没有为《婚姻家庭编》进入《民法典》做好体系化的准备,既然《婚姻家庭编》保留了身份法的特色,那么关于身份法的公分母就应当由《婚姻家庭编》提取。因此,《婚姻法》在回归《民法典》之后,需要有选择地主动提取公分母,由此反哺整个《民法典》的体系,展现出《民法典》的双核并进。随后,张老师介绍了从《婚姻法》到《婚姻家庭编》各条款与制度的渐进性、传承性变化,例如“离婚冷静期”“日常家事代理权”等。张老师认为,这些变化只是在既有的法治演进路径上的自动化的查漏补缺,而非建构性的提升。我们应该从体系的角度分析从《婚姻法》到《婚姻家庭编》变化的关键在哪里,亦即,在《婚姻法》整合入《民法典》之时,如何使其作为“特别私法”实现伦理与身份法属性的协调。

接着,张老师提出,在路径选择上,对于《婚姻法》回归《民法典》 之意义,不妨从探究《婚姻法》脱离《民法典》而独立之意义的视角予以解读。由于宣誓性、义务性、禁止性规定不适于在总则中予以规定,为方便计划性“立法”模式的贯彻,塑造理想的家庭及其在社会中理想的位置,方便婚姻家庭法自身成为综合性立法、社会法,《婚姻法》脱离《民法典》而独立,此为其所得。但由此付出的代价是,婚姻家庭法私法价值与效力屏障被削弱,为管制性规定直接进入婚姻家庭法大开方便之门。

着眼苏俄立法,张老师认为从《苏俄婚姻、家庭与监护法典》《俄罗斯联邦家庭法典》可以看出,苏俄立法奉行文牍主义,对婚姻家庭之规定并不简略,因此我国现行《婚姻法》 “宜粗不宜细”的立法传统并非来自于苏俄。接着,张老师对《苏俄婚姻、家庭与监护法典》独立于《苏俄民法典》的原因作了分析。其一,或受当地恶劣气候与稀少人口之影响,《苏俄婚姻、家庭与监护法典》显现出极强的关爱、保障与供给性立法思想,而这与传统民法的属性有明显差异。其二,在当时苏俄计划经济的时代背景下,《苏俄民法典》卷入了私法公法化的浪潮,为了保护婚姻家庭法免受这一影响,保留其私法属性,唯有使其脱离《民法典》。反观我国立法,《婚姻法》独立于《民法典》未曾真正尝到“社会法”的好处,但却付出了容让管制性规范进入的代价。

对于《婚姻法》“回归”《民法典》之后如何协调家庭本位与个人自由的问题,张老师认为,首先,要独立地提炼家庭的内涵与外延,即《婚姻家庭编》要独立提取属于自己的公因式。其次,《民法典》取代公权力成为协调家庭本位与个人自由关系的效力来源,《婚姻家庭编》将直接受到民法总则基本原则与一般条款的约束,并在此基础上与《民法典》其他篇章发生价值衡量。对此,张老师以“泸州遗赠案”为例,阐明在《婚姻法》融入《民法典》之后,司法实务中协调家庭本位与个人自由关系时可行的思路

最后,张老师认为,《婚姻家庭编》立法必然面临多种价值取向的选择,如何使不同价值取向的个体均能通过《婚姻家庭编》实现其目的,是立法时必须考虑的问题。而对于《婚姻家庭编》应承担的社会角色与功能,张老师认为应予以一定的限制,如低生育率、低结婚率、高离婚率等问题并非由婚姻家庭法造成,也无法通过《婚姻家庭编》解决。

pastedGraphic_2.png

张力老师主讲完毕后,叶名怡老师对于《婚姻法》回归《民法典》发表了自己的见解。首先,叶老师简要回顾了我国《婚姻法》近代以来的历史发展路径,分享了自身对于“《婚姻法》回归《婚姻家庭编》”这一命题的看法。其次,借《婚姻家庭编》修法之契机,婚姻家庭法领域将受到更多学者的关注,这对于婚姻家庭法理论研究的推进具有十分积极的作用。再次,婚姻家庭法因其强烈的地域属性,比较法研究一直处于较为落后的状态,应加强婚姻家庭法的比较法研究。最后,婚姻家庭法研究需要丰富的跨学科的理论储备,尤其需要深厚的民法学理论功底,且婚姻家庭法研究的重难点领域在财产法而非人身法,对此叶老师以离婚协议对法院强制执行的影响为例予以说明。

pastedGraphic_3.png

pastedGraphic_4.png

pastedGraphic_5.png

在与谈环节,陆青老师、冉克平老师和余立力老师就《婚姻家庭编》的实质理性与形式理性、《婚姻法》“回归”之义、个人本位与家庭本位等问题提出自身见解,并进行了讨论。

讲座接近尾声之际,李承亮老师就讲座进行了简要总结,并再次对张力老师、叶名怡老师、陆青老师的到来表示由衷的感谢,本次讲座在全体师生的热烈掌声中圆满结束。

pastedGraphic_6.png



(责任编辑:陈子奇    责任编辑:陈子奇)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会议召开
2015年4月14日,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会议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
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今将挂牌 巡回辽吉黑三省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将在沈阳挂牌。巡回法庭将审理哪些案件?如何管理?本文将就相关问题做出一
最高法院就巡回法庭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答记者问
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举行发布会,介绍巡回法庭的有关情况以及《关于巡回法庭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陈子奇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