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人民大学 >> 对外交流 >> 动态 >> 正文
动态
相关文章
早稻田大学田山辉明教授访问我院并做客“名家法学讲坛”

(2013/11/15 14:37:43)

    11月12日下午,早稻田大学原副校长田山辉明教授访问我院,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副书记兼副校长王利明教授、法学院院长韩大元教授在明德法学楼205会议室会见了田山教授,法学院丁相顺教授、副院长杨东副教授、本乡三好助理教授陪同参加了会见。

    王利明教授对田山教授访问并发表学术演讲表示欢迎,田山教授将要主讲的成年监护制度是老龄化社会重要的议题,也是中国民法典编纂的重要问题。由于中国实行独生子女政策,问题更加突出。韩大元教授介绍了我院与早稻田大学法学院的合作交流情况,上周早稻田法学院院长刚刚率团访问我院,洽谈了双博士联合培养的合作议题。田山教授关注的领域人权、残疾人权益保护与老龄化社会问题也是宪法学关注的问题,希望能够加强两院的学术交流。同时,也感谢我院日籍教师本乡三好助理教授对于交流的贡献。

    田山辉明教授对我院表示了感谢,他希望通过他的努力,能够推动和促进人民大学与早稻田大学的学术交流。他还向各位老师赠送了自己编写的书籍。

    田山教授还向我院图书馆捐赠了大量日文学术专著,我院院长韩大元教授为其颁发感谢状。

    随后田山辉明教授做客“名家法学讲坛”,在明法601国际报告厅主讲“日本成年监护制度——少子、老龄社会的法律制度”。本次“名家法学讲坛”由我院丁相顺教授主持,朱岩教授、本乡三好助理教授也参加了讲座。

    田山教授就“日本少子、老龄背景下的成年监护制度”向我们作了详细的介绍。所谓老年人,指65周岁以上的人。日本的老年人口已超过3186万人,每四个人当中就有一位老年人,因此对于老年人的监护问题亟待解决。

    田山教授首先从日本战前战后人口结构、平均寿命与家庭形态的变化出发,指出最近在以核心家庭化形成的少子、老龄社会中,将老年人护理问题作为家庭领域内的问题来进行考虑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无法从根本上找到解决问题的线索,从而提出了成年监护社会化的必要性。其中一项社会化的表现即是任意监护监督与国家监护相结合。所谓“任意”监护,是指给予被监护人意思的一种监护,通过国家介入(日本的家庭法院通过选任任意监护监督人)形成系统。任意监护契约在功能设计上是为了保护被监护人,并且在制度运用层面上,任意监护优先于法定监护。

    成年监护社会化的另一项重要表现就是社会福祉行政应当提供社会福祉上的服务。如今独居老人不断增加,或者虽有亲属但无法扶养自己,而自己又有相当积蓄,由于体力和判断力的衰退,甚至患上痴呆症等情况,需要得到照料和护理。应对这种新的形势,教授期望能够形成以支付一定的费用(护理保险费等)作为前提条件,领取人能够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给付的系统。在这种情况下,是在领取人与服务提供者(经营者)之间借助缔结契约的方式。但是,如果要实现以契约作为媒介的社会福祉服务,需要得到援助,因为前述的购买护理保险等给付,需要得到护理的人有时由于自己的判断能力下降甚至没有,会购买不必要的护理给付。因此,需要建构作为支援制度的广义的成年监护制度。在日本,存在“成年监护、保佐、辅助”三种类型的法定监护程序,其中,“成年监护”是为那些因精神障碍而经常性确实辨识事理能力的人而发挥作用的一项制度,成年监护人被赋予法定代理权和撤销权;“保佐”是为那些因精神障碍而导致辨识事理能力明显不完全的人而发挥作用的一项制度,针对被监护人实施的重要法律行为,保佐人被赋予同意权和撤销权;“辅助”是为那些因精神障碍而导致辨识事理能力不完全的人而发挥作用的一项制度,以被监护人基于自身的意思能够实施法律行为作为前提。

    接着,田山教授介绍了监护程序开始的两种不同的方式。德国采取职权主义,即成年人因精神疾病或身体的、精神的或者身心上的障碍,导致无法全部或部分处理自身事务时,监护法院根据本人的申请或者依据职权,可以为其选任监护人。而与之相对,日本采取申请主义,特定的人(4亲等以内)必须向家庭法院申请启动程序,而不是基于法院职权开始程序。如果不存在4亲等内的亲属或者即使又亲属也无法得到协助的情形下,日本的特别法设置了经由区、市、町、村行政长官申请监护开始的方式作为补救。

    田山教授认为,在成年监护人既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法人,还可以是数人来担任的情形下,由数人据己所长来共同或分担监护权限与事务是更有利于保障被监护人的权益的方式。监护人因为对被监护人的财产进行管理,很容易产生侵吞等不正当行为,因此需要存在监督机构。日本采用了监护监督人制度与家庭法院监督并驾齐驱的方式,在无监护监督人的情形下,监护人将被置于家庭法院的的直接监督之下,这也是监护监督的社会化的表现。同时,从日本最高法院2012年的最新判例来看,由家庭法院选任的成年嘉湖人的监护事务具有公共属性,为了成年被监护人,应城市管理财产,承担法律上的义务。因此当成年监护人侵吞业务上占有的成年被监护人所有的财务时,在成年监护人与成年被监护人之间,即使属于刑法所规定的亲属关系,也不得免除刑法上的处罚,并且在量刑时也不应考虑这一层关系。

    在最后的提问环节,同学们就日本成年监护制度积极提问。还有同学向田山教授提出对中国民法典编篡、民事行为能力制度的缺陷和完善等问题。田山教授一一作了详细的解答。

    讲座结束后,丁相顺教授代表法学院向田山教授赠送了讲座纪念牌。此次讲座圆满结束。同学们从田山教授的讲座中学习到了日本成年监护制度的现状和问题,对中国的相关制度的建设和完善很有启发意义。同时此次讲座也开阔同学们的眼界,以更加国际化的视野去研究问题。(文/吴驰 王莉)

    (编辑 魏渝萱 杨菲苑)

分享到: 0
导航 Links





>> 人大首页
>> 校教务处
>> 研究生院
>> 校科研处
>> 校图书馆
>> 数字人大
>> 人大邮件系统
>> 返回首页
© 2001-2009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6009427号 网站管理: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