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6日 第32518篇《陕西师范大学学报》 2017年第2期
中国民法典制定背景下知识产权立法的选择
作者:易继明 北京大学 
内容摘要
 2017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通过,与物权、债权、继承等一样,其对知识产权也进行了概括性规定。对于民法典编纂而言,知识产权与民法典之间采取分离式、纳入式、链接式或者糅合式等4种连接方式的选择,归根到底就是知识产权法整体纳入民法典“入典”独立成编或者是制定专门知识产权法典单独“成典”这两种立法模式的选择。囿于历史和时代局限,近代自然法运动的法典成就在现代社会出现了危机。因应这一危机,需要回归自然理性的法典传统,循着私人生活的形式理性主义建立起统一的私法典。“入典”与“成典”之间,没有第三条道路。知识产权法整体纳入式的“入典”模式,既是知识产权制度自身的体系化,也是现代民法典不断自我完善
关键词
民法典;知识产权法典;“入典”模式;“成典”模式;立法选择
结构框架
一、引言
二、知识产权与民法典的连接方式
(一)分离式
(二)纳入式
(三)链接式
(四)糅合式
三、统一私法典运动与知识产权的法典化
(一)传统民法典的危机
(二)法典重构中的知识产权
(三)知识产权法典化的两个范式
四、“入典”:知识产权法典化模式的艰难选择
(一)“入典”与“成典”之外没有第三条道路
(二)“入典”契合(后)社会主义的传统
(三)“成典”模式会导致叠床架屋困境
(四)“入典”模式的理论根源
五、结语:中国的选择


(实习编辑:陈小娟)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任九岱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