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3日 第32823篇《比较法研究》 2018年第2期
物权的本质属性究竟是什么?——《物权法》第2条的法教义学解读
作者:李永军 中国政法大学 
内容摘要
我国《物权法》第2条规定了三款内容:“(1)因物的归属和利用而产生的民事关系,适用本法。(2)本法所称物,包括不动产和动产。法律规定权利作为物权客体的,依照其规定。(3)本法所称物权,是指权利人依法对特定的物享有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权利,包括所有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如果从法教义学的视角看,该条的规定与整个物权法的规范体系存在不协调的矛盾和冲突,表现在:(A)对“物的归属和利用”如何理解?“占有”在物权法中究竟应该划归于“归属”还是“利用”呢?(B)我国《物权法》为什么将物权法的客体限定在动产和不动产这样的有体物上?权利在什么情况下能够成为物权的客体?(C)无排他性的“物权”是否属于物权?该条第3款规定的关于物权的核心效力——支配和排他,在我国物权法上有大量的“物权”不具备这种特质,如何能够解释为物权?(D)究竟是什么决定了一种权利是物权还是非物权?我国学理和该条都认为“支配性”是物权的核心问题,但用益物权的支配性如何体现出来?即使是担保物权,是否具有直接支配性也值得思考和商榷。因此,从法教义学的视角看,该条根本不需要如此复杂、甚至是多余的规定。仅仅保留第 2 款就可以了,但需要稍加改造,否则逻辑不通:“物权的客体为物。本法所称的物为有体物,包括不动产和动产,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关键词
支配性;物;物权;用益物权;法教义学
结构框架
一、问题的提出
二、作为本文分析工具的“法教义学”概念的界定
三、《物权法》第2条第1款的法教义学分析与解读
(一)对于《物权法》第2条第1款中“民事关系”的法教义学解读
(二)对物的归属和利用是否能够涵盖物权法规范的所有内容?
四、《物权法》第2条第2款的民法教义学分析与解读——物与客体
(一)什么能够成为物权的客体?
(二)我国《物权法》第2条第2款所称的“物”应如何从法教义学的视角来解读?
五、《物权法》第2条第3款的法教义学分析与解读
(一)不同时具有支配性和排他性的权利是否属于物权?
(二)用益物权的根本属性是支配性,排他性还是优先性?
(三)担保物权的根本效力是支配性,还是排他效力和优先效力?
六、结论


(责任编辑:康秉国)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康秉国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