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5日 第33115篇《法商研究》 2018年第4期
论中国民法典的公共精神向度
作者:吴飞飞 西南政法大学 
内容摘要
中国民法典能否在《法国民法典》《德国民法典》之后踵事增华、再创高峰,取决于它能否在深刻反思近代民法现代性危机的基础之上,积极回应当下国人公共精神普遍性缺失的现实景象,并肩负起重塑国民性格、培育国民公共精神的历史使命。民法典不仅是市民社会的基本法,也是公民社会的基本法。在公共精神层面重塑国民性是作为公民社会基本法的民法典职责之所在,也是民法典获得权威性的民心基础之所在。中国民法典应当在近代民法典的基础之上,于价值和规范两个层面,实现个人主义与团体主义并重、意思表示与程序并重,进而借助秩序化的团体公共生活和程序化的私权行动规则,潜移默化地影响国民性格,润物无声地塑造国民之公共精神。 
关键词
民法典; 民法总则; 公共精神; 团体主义; 程序规则
结构框架
一、问题的提出:中国民法典不应忽视国民公共精神
二、国民公共精神之历史与现实图景
(一)公共精神及其内涵
(二)国人公共精神的历史图景
(三)国人公共精神之现实图景
三、中国民法典为何要培育国民公共精神
(一)培育公共精神是作为公民社会基本法的民法典职责之所在
(二)培育公共精神是巩固民法典权威性的必由之路
四、中国民法典应怎样培育国民公共精神
(一)《民法总则》的有限回应
(二)民法典的努力方向
五、结语


(实习编辑:陈彦锟)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任九岱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