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3日 第33509篇《法学》 2018年第10期
论援引诉讼时效抗辩权的主体
作者:杨巍 武汉大学 
标签: 抗辩权   诉讼时效   释明
内容摘要
域外立法对援引诉讼时效抗辩权的主体持不同程度的开放态度,均未将其限定为义务人本人。在我国现行法框架下,对其他普通债权人、保证人、连带债务人、物上保证人、代位权关系中的债权人、以存在预告登记的不动产为标的物的抵押权人等利害关系人应依据其与时效利益的关联程度、相关规则的兼容性等因素确定能否成为援引主体。职权禁用规则对援引主体的确定无实际意义,但对于法院受理案件和释明规则的适用仍具有独立的规范意义。
关键词
诉讼时效;抗辩权;援引主体;利害关系人;职权禁用规则
结构框架
一、 诉讼时效抗辩权援引主体的三种立法模式
(一)广义模式
(二)狭义模式
(三)最狭义模式
二、诉讼时效抗辩权援引主体不限于义务人本人
(一)其他普通债权人
(二)连带债务人
(三)保证人
(四)物上保证人
(五)代位权关系中的债权人
(六)以存在预告登记的不动产为标的物的抵押权人
三、援引诉讼时效抗辩权的主体与职权禁用规则的关系
(一)处理二者关系的立法模式
(二)职权禁用规则的独立规范意义
四、结论


(实习编辑:陈晓宇)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呙雨晴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