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3日 第33683篇《学术论坛》 2018年第4期
重大误解制度“重大”之认定
作者:陈耀东 南开大学 
内容摘要
重大误解制度关乎交易安全与私法自治。限制错误本身是平衡重大误解中各方利益的普遍做法,我国则强调误解需为“重大”,但又未设判断基准,使法律概念(制度)较不确定。立足于我国法律文本和司法实践,《民通意见》以例示加开放的模式对“重大误解”加以阐释,但受到《民法通则》行为内容范畴的限制,由此司法难以应对行为内容范畴之外错误类型的案件,但存在运用因果关系认定的思维倾向。《民法总则》对此无阐释亦无限制,此时的司法实践能否随《民法总则》有所突破亟须探究。援引比较分析,域外的立法实践与学界认知刚好由例示错误类型进入论证因果关系的阶段,恰与我国立法转变相似。故在《民法总则》赋予法院裁量权的契机下,法院可以主客观因果关系的路径认定“重大”,即先考察表意人的标准,判断如无此错误是否仍会如此行为,再考察一般理性人的意思标准,最后从意思外的交易观念和习惯进行判断。
关键词
《民法总则》;重大误解;因果关系;主客观标准
结构框架
本文作者:陈耀东,沈明焱

一、问题提出
二、我国现行法对重大误解制度“重大”之界定及其司法适用
(一)不确定概念之于完全性法条
(二)司法意见的尝试性认定与实践现况
三、域外法对重大误解制度“重大”之认定
(一)以例示特定错误类型认定“重大”
(二)以主客观因果关系认定“重大”
(三)域外经验之小结
四、我国重大误解制度“重大”认定之构思
(一)法院以因果关系认定“重大”的可能与优势
(二)以因果关系认定“重大”
五、结论


(实习编辑:张晓雨)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张译丹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