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聪富:论过失侵害权利责任——区别权利侵害与利益侵害的突破
2018年12月15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
[ 导语 ]
       台湾地区民法典就侵权行为规范体系,区分为与"权利侵害"与"利益侵害"之类型,产生过失侵害利益应如何适用之法律漏洞。为寻求”过失侵害利益之损害赔偿责任”的规范基础,扩大解释利益之概念解释范围,可参酌台湾地区民法典第184条基于违法性程度所形成的不同责任类型,该条第一项后段规定:”故意以背于善良风俗之方法加损害于他人“,即为架构"权利侵害"及"利益侵害"两个类型的重要桥梁。
一、从权益不分到权利与利益的区分

关于民法第184条规定之解释适用,争议点在于台湾地區民法典第184条第一项前段规定之”权利”范围。

(一)近期法院实务见解

参照台湾地区“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845号民事判决谓:按因财产权被侵害所造成之营业利益之减少或丧失,乃权利(财产权或所有权)受侵害而附随(伴随)衍生之经济损失,属于民法第216条第1项规定”所失利益”(消极的损害)之范畴,被害人得依同法第184条第1项前段之规定,对加害人请求损害赔偿;与学说上所谓“纯粹经济上损失”或”纯粹财产上损害”,系指其经济上之损失为“纯粹”的,而未与其他有体损害如人身损害或财产损害相结合,原则上并非上开规定所保护之客体,固有不同。然关于“所失利益”之范围,仍应以被害人“实际”所受之消极损害为准。

(二)学说争议:

1.绝对权说

该项规定在于保护权利,包括人格权、身分权、物权及知识产权。不及于一般财产上利益(纯粹经济上损失),亦即侵权责任之成立以“绝对权”为要件。债权为相对权,不具社会公开性,第三人难以查证,不合社会生活上损害合理分配的原则。

2.绝对权与相对权说

基于权利不可侵害的义务,任何权利既受法律保护,则应当不受他人侵害。物权如此,则债权亦然。该条所保护者为“权利”,私法上所承认的权利,均属该条权利之保障范围。

3.权利与利益说

该条第一项前段之权利不仅包含绝对权与相对权,且包含利益在内。

(三)学说检讨

台湾地区侵权行为法之规范体系,在学说上对于是否系以“权益”作为保护客体,而不分权利与利益,仍有争议;而在法院实务上,则由权益不分,逐渐转变为三个独立侵权责任类型的确立。

二、台湾地区的困境与突破

(一)扩大适用”故意背于善良风俗之方法”之侵权责任

台湾地区民法典第184条第一项后段,系以善良风俗的概括条款作为侵权责任的判断基础,使侵权责任法与社会道德观念相连接,以适应社会价值的变迁。

(二)构成要件

1.背于善良风俗:通说认为应与台湾民法典第72条之概念相连接,系指一般社会道德观念。实务上以社会道德观念,判断加害人之行为是否违反公序良俗。至于何种行为应认为属违背善良风俗,则应依社会之健全思想,以及一般道德观念决定之。

2.故意:应采从宽认定,包括直接故意与间接故意。行为人须见其损害,虽未期待结果发生,但不违背本意者,仍应负损害赔偿责任。

3.本条具有补充权利侵害之侵权责任认定之法律依据不足的问题,对于”纯粹经济上损失”案件,若不扩大本条规定的解释适用,势必无法填补法律上适用的缺漏,对于若干案件,例如”遗嘱无效案”、”鉴价错误案”,难以对加害人课以责任,而过度限制侵权责任的成立,无法达成侵权行为法的法律目的。

(三)功能实现

台湾地区民法典第184条第一项后段,具有两项功能:调整的功能与法律续造的功能。首先,行为人的行为,在形式上具有某种法律地位,但行使此项法律地位,不符合实质正义的要求时,即属权利滥用,违反公序良俗。本条规定使侵权行为法上的行为义务,得随时适应社为变迁而进行改变,使实务上得顺应当代社会价值,采取新的价值判断标准,创造新的行为规范。



(实习编辑:王纬婷,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论过失侵害权利责任:区别权利侵害与利益侵害的突破》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自陈聪富:《论过失侵害权利责任:区别权利侵害与利益侵害的突破》,载《台大法学论丛》,2017年第46卷第1期。
【作者简介】陈聪富,美国纽约大学法学博士,台湾大学法律系特聘教授。

[ 学术立场 ]
1
50%
1
50%
发表评论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林文静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