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青:冒名处分他人不动产如何适用法律?
2019年1月20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无权代理   表见代理   善意取得
[ 导语 ]
      司法实务和理论上对冒名处分他人不动产如何适用法律这一问题存在较大争议。周口师范学院政法学院李俊青副教授在《冒名处分他人不动产的法律适用分析——以法律漏洞的填补为视角》一文中,就冒名处分他人不动产的行为与无权处分、代理的区别进行了阐述,并进一步对这一公开的法律漏洞填补问题进行了研究。
一、“冒名处分”行为不属于《物权法》第106条之“无权处分”

(一)根据文义解释冒名处分属于无权处分

从文意解释看,“处分”应当是指“处分行为”,即能够直接引发权利变动的行为,与负担行为相对。对于“无权”的情况,根据行为人行为时使用的名义及处分财产的权属不同,可分3种情形:(1)行为人以自己名义处分自己财产。(2)行为人以自己名义处分他人财产,此乃典型的无权处分行为。(3)行为人以他人名义处分他人财产,冒名处分行为即属于此类情形,构成无权处分。

虽然从文义解释角度看,冒名处分属于无权处分,但解释法律概念的含义时,不能完全依靠文义解释,还应综合考虑制度的立法目的和各方主体的利益平衡。

(二)根据目的解释,冒名处分不属于无权处分

1.善意取得制度的立法目的

善意取得制度主要是为了维护交易安全,在满足一定条件时,阻断原所有人的追索权。该制度本质上属于权利外观责任,构成要件中离不开原权利人的可归责性要件,而这主要通过考量原权利人的行为与权力外观之间的因果关系。

一般而言,权利人可归责这一要件属于潜在的构成要件。即便法律未明文规定,仍应加以考虑。以德国为例,《德国民法典》对动产善意取得制度采取占有脱离物与占有委托物之区分,对不动产善意取得制度,以登记错误予以限定,体现的是一种“责任自负”的精神,实则隐含了原权利人可归责性这一要件。

2.“无权处分”应限缩为行为人“以自己名义”实施处分行为

由于善意取得适用的前提是构成无权处分,在无权处分概念的掩盖下,我国善意取得制度忽略了原权利人之可归责性要件,不当扩大了善意取得制度的适用范围。很多学者正是因为注意到了这一点,才提出通过限缩解释将不动产善意取得制度中的无权处分解释为登记错误情况下发生的无权处分,或者将无权处分解释为以自己的名义实施的无权处分行为。

上述两种解释方案途径都可以排除冒名处分行为对不动产善意取得制度的适用,具有很强的实践价值和理论意义。不过,考虑到我国善意取得制度未区分动产和不动产,后一种解释路径与目前善意取得统一立法模式更契合。因此,从善意取得制度的立法目的以及原权利人和相对人利益平衡的角度考量,“无权处分”是指行为人“以自己名义”实施的处分行为,冒名处分不属于无权处分。

二、冒名处分行为与其它相关概念的区别

(一)与善意取得制度的区别

1.行为人实施行为时使用的名义不同

已如前述,在冒名处分他人不动产的行为中,冒名者是以被冒名者的名义实施处分行为的,而在不动产善意取得制度中,只有登记簿上显示的所有人和真实所有人不一致时,名义所有人以自己的名义实施的处分行为,才属于无权处分。

2.引发相对人信赖的外观不同

在不动产善意取得制度中,法律首先通过权利推定的方式承认不动产登记的公信力,第三人信赖的不是无权处分人的言行,而是法律承认的不动产登记簿内容的正确性。在冒名处分他人不动产的行为中,登记簿上记载的内容本身是正确的,相对人仅仅是对与其交易的行为人的身份发生了错误的认识。

(二)与代理制度的区别

冒名处分他人不动产的行为亦不同于代理。直接代理中,行为人虽然是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行为,但相对人清楚地知道与其实施交易的人是行为人背后的被代理人。间接代理中,虽然行为人以自己的名义处分他人的财产,但要求行为人事先获得被代理人的授权或者取得被代理人的追认。无权代理中,行为人只是没有代理权,其他方面仍符合代理的构成要件。因此,冒名处分行为与代理制度存在区别,不能直接适用代理的规则。

三、法律漏洞填补视角下冒名处分他人不动产的法律适用分析

冒名处分他人不动产在现行法律框架内,属于一个公开的法律漏洞。就其法律适用而言,应当在综合考量原权利人可归责性、相对人是否善意以及风险分担因素的基础上,分不同情况类推适用无权代理制度、善意取得制度及表见代理制度。

(一)第三人恶意

在认定第三人是否为恶意时,主要看其是否对不动产产权证与行为人身份证所指向主体的同一性尽到了注意义务。因为在冒名处分他人不动产行为中,相对人错误信赖的对象是冒名者与不动产登记簿上记载的不动产权利人是否为同一人,即冒名者的真实身份,而身份一般通过相关证件进行考察。只要身份证上的照片与本人基本一致,即可推定第三人善意;反之,则可推定第三人为恶意。

在第三人为恶意时,不论原权利人是否具有可归责性,都可直接类推适用狭义的无权代理。冒名处分行为在冒名者和第三人之间发生效力,与被冒名者无关。如果尚未完成物权的变更登记手续,则由冒名者对第三人承担违约责任。如果已完成不动产变更登记手续,被冒名者可以通过行政诉讼或行政复议方式,撤销不动产登记机关为第三人颁发的不动产权属证书,以自己名义重新申请不动产权属证书,也可以直接申请更正登记或异议登记。

(二)第三人善意且被冒名者(原权利人)具有可归责性

在认定被冒名者是否具有可归责性时,应优先采用诱因原则,即当被冒名者自己制造或放任了冒名者身份外观的出现或存续,应自负其责。实践中若冒名者和被冒名者存在亲戚关系、同居关系或者合同关系,一般可认定被冒名者具有可归责性。反之,若为陌生人或相关证件是遗失、被盗、被抢的情形,则被冒名者不具有可归责性。

在第三人善意且被冒名者(原权利人)具有可归责性时,类推适用善意取得制度或表见代理制度在最终结果上并无差异,仅在适用条件和程序上稍有区别。适用表见代理制度时,首先要确定冒名者和第三人签订的合同可以约束被冒名者,在完成了不动产过户登记手续的前提下,被冒名者即丧失了不动产的所有权,只能请求冒名者承担相应的责任,或者向有权机关提起行政诉讼。类推适用善意取得制度时不需要考虑合同的效力问题,第三人可以直接依据善意取得制度取得所有权。

(三)第三人善意且被冒名者不具有可归责性

在极端的情况下,也会存在被冒名者不具有可归责性,而相对人为善意的情况。表见代理制度和善意取得制度的适用都以原权利人具有可归责性而第三人善意为前提,而无权代理的适用以第三人恶意为前提,在原权利人不具有可归责性而第三人善意时,类推上述任何一种制度都缺乏正当性。那么,风险分担原则为这一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思路。

行为人之所以要承担不利后果,并不是因为其主观上具有可非难性,而是基于有损害就有救济的基本原理。当无法用过错原则确定责任的归属时可以采用风险分担原则,在风险分配时首先要考量哪一方可以回避风险,如果一方可以回避风险,另一方无法回避风险,则将不利后果分配给可以回避风险的一方;如果双方都可以回避风险,则将不利后果分配给可以以较低成本回避风险的一方。

 

 

(实习编辑:张晓雨,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 《冒名处分他人不动产的法律适用分析——以法律漏洞的填补为视角》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李俊青:《冒名处分他人不动产的法律适用分析——以法律漏洞的填补为视角》,载《政治与法律》2018年第7期。
【作者简介】李俊青,周口师范学院政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 学术立场 ]
1
50%
1
50%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李永军:胎儿利益保护完善吗?对《民法总则》第16条之质疑
《民法总则》第16条规定的胎儿“权利能力”是对第13条规定的例外,应在此基础上理解胎儿利益保护的各项问题。
冉克平:伪造、盗窃代理权凭证实施法律行为的私法效果
民法典应当将企业内部代理人伪造、盗窃、拾得代理权凭证实施法律行为的私法效果纳入表见代理的框架之中。
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草案)(二次审议稿)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对《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草案)(二次审议稿)》进行了审议,面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张译丹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