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服务法总论|证券和金融商品交易法|银行法票据法|保险法|信托法|金融公法|金融税法|环境金融法|国际金融法|法金融学
中财法学论坛|国外动态|金融服务法评论|金融服务法研究咨询报告|金融法案例|金融法规速递|金融消费者教育|课程与课件|金融法考试
 今天是
“政府数据开放的理论与实践”学术研讨会暨中央财大—京东数科“数据治理与大数据法制沙龙”第2期      《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专家咨询会在京召开      对《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提出的若干意见      《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专家研讨会暨中国法学会2017年第26期立法专家咨询会成功举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最新观点
兑付危机下网信投资者的困惑:有人投资上百万,何时才能拿回投资款
上传时间:2020/3/15
浏览次数:49
字体大小:

爆料的投资者中,投资金额少则几万元,多则百万级别。等待了半年多的网信理财投资者们至今未能等到一个说法,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希望尽快针对网信理财进行立案,以便推进下一步的还款。


“先锋系”巨额兑付危机何时解?


从2019年7月4日到2020年3月15日,256天,绝大部分的网信理财投资者仍在绝望中等待“黎明”。投资款项仍然杳无音讯,网信理财立案未果,他们四处寻求帮助。

自《国际金融报》3月3日起发布金融维权3·15全民征集令以来,爆料邮箱内收到数百封关于网信理财及网信集团关联网贷平台工场微金的投诉邮件。


“走投无路”的投资人 


爆料的投资者中,投资金额少则几万元,多则百万级别。

其中,一位孟女士在邮件中写到,“我于2017年,在理财师张祥的介绍下认识网信,并在他的宣传及指导下先后购买了多笔尊享产品。自2019年7月4日暴雷后,平台发行的所有产品全部逾期再无还款。”

在记者接听的投诉电话中,一位来自浙江的张先生对记者表示,自2015年起,其就开始在网信理财投资,并在最近的一笔投资中,将老家拆迁所得的款项全部投进了网信理财的项目,总金额高达420余万元。目前,他只零星收回了几百元的投资款。

而在网信的投资者交流群中,3月12日,在这样的非常时期,还有投资者称戴着口罩再次去了朝阳公安分局经侦支队递送材料。

多位网信理财投资者表示,他们还去过北京市经侦总队,但也未能得到具体答复。从记者获得的一份投资者与北京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处电话沟通的录音中,北京市经侦总队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已经有很多网信投资者反馈了相关情况,他们已经知悉,会向上继续反馈,不过具体还是需要朝阳公安分局经侦支队答复。

在多位网信理财投资者的表述中,他们提到,多人、多次向属于公安系统的北京市朝阳区经侦大队报案,得到的答复是“不接受报案”。

近几日,记者多次拨打朝阳公安分局经侦支队电话欲询问网信理财平台相关情况,但遗憾的是均未能接通。

“我们也去过金融纠纷调解机构,金融纠纷调解完全是一个民事组织,且对方明确讲,公安机关是独立办案,和民事调解毫无关系。”网信投资者在邮件中写到。

等待了半年多的网信理财投资者们至今未能等到一个说法,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希望尽快针对网信理财进行立案,以便推进下一步的还款。


立案与否的困惑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投资者想立案,怎么办?

对此,华荣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峰律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投资者提交了涉嫌犯罪证据的情况下还是应该尽快立案,如果证据没问题的话可以向上级公安机关反映,督促案件的办理。不过,他也指出,这类案子的立案,一般都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只能不断反映。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则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强调,逾期和立案并不能直接划上等号。

对此,苏筱芮有两个建议:一是从立案角度,与经侦保持密切沟通,成立有组织的投委会负责搜集证据,引进律师资源,认真调查目前线索是否构成立案标准;二是从催收角度,据了解,网信目前是已经成立了催收管理工作组,建议投资者与之及时沟通,有专业条件能力的,可向工作组提供参与协助。

事实上,投资者们想要的立案诉求,可能在现有网贷行情下也未必就是一个“最优解”。

“早期的网贷平台立案,大多数是由于实控人故意跑路、假标、自融等显著违法犯罪的行为构成。”苏筱芮指出,随着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的不断深化,一些“真标”平台逐渐也迈向困境,对于此类平台,个人建议是以“催回效率”最大化为原则。也就是说,什么样的方法能够获取更多的回款,就优先采取这样的方法。

在苏筱芮看来,立案与否,实际上牵涉到一个“贷后效率”的问题。在网贷暴雷潮初期,我们能够看到有一些立案平台经过有关部门雷厉风行的催收,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采取了相当严厉的措施追赃挽损、打击老赖。然而,伴随着互金风险化解工作进入收官阶段,陈案尚未完结,新案亟待解决,此时的立案带来的贷后效率,未必能有平台自行催收带来的效率更高。


无力的平台“坚守者” 


一方面是投资者急迫等待网信理财的立案,而另一方面是剩余网信员工的苦苦支撑。

2019年9月底,整个网信集团有员工100余位。一位仍坚守在网信普惠的员工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网信集团还有40多人在工作岗位,分别负责催收、接待投资人、线下还款对接、资产处置等工作。“部分员工从2月10日就已经上班了。”该员工表示,“其实内部员工也挺惨的,很多人都是投资人。”

综合多位前员工的口述,先锋集团自去年5月份起就未正常发放工资,其中,5月和6月没发工资,7月、8月、9月仅发基本工资。而现在,对于依旧坚守在网信的员工只发放基本工资。

一位曾供职于网信普惠的员工张新(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他自己在平台投的供应链产品也没兑付,而此前针对员工发布的私募基金项目——东方红基金,并未显示在平台上,目前兑付也没进展。

张新对记者回忆道,去年7月到8月那段时间,网信普惠兑付情况恶化挺快。网信理财的网贷部分分为供应链和消费贷,其中消费贷的回款其实比较正常,供应链的回款很差。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很多企业无法还款,当然网信也有不少壳公司。目前,网信的账面盈利都填进去(回款)了,后面的回款情况主要看催收。

一位曾供职于先锋集团的员工刘伟(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事实上,现在留守的高管也在等着立案,因为主要责任并不在他们,而是已经“逃到境外”的主要负责业务的盛佳和李鑫。

2019年12月3日晚间,先锋控股集团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在网信官微刊文《网信平台高管及合作机构核心高管召回通知》。

该《通知》要求网信控股CEO盛佳、COO李鑫等高管回岗主持相关工作;要求融资经办管理机构及财富机构的负责人佳禾集团董事长赵苗苗、真如投资董事长邵洁、盈华财富董事长刘苗苗等务必在7个工作日内回岗配合先锋集团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对其在任期间管理的相关项目,担起资产清收、督促兑付还款等相关职责。

公开资料显示,盛佳上一次公开场合出席活动是在2019年4月,之后再无公开报道。刘伟表示,他在网信暴雷后再无见到过盛佳。而李鑫则在2018年网信五周年庆典讲话后再无露面。

有知情人士对记者透露,目前盛佳和李鑫均不在境内。


苦苦挣扎的网信 


2019年10月5日,先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及网信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公司官方微信联合发布一则讣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先生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于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享年48周岁。

当天,网信集团同时发布《先锋集团成立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牵头风险化解工作》的公告指出,为持续化解危机,坚持在岗的管理团队本着负责任的态度,第一时间成立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并推举先锋集团CEO张利群为组长,共同商议后续工作计划和方案。

据网信投资者提供的数据,截至2019年7月4日汇总至北京朝阳区处非办的数据是,网信线上产品尊享的逾期金额为450亿元,网信普惠消费贷和供应链共计59亿元,线下私募200亿元,涉及出借人17万。

对此,前述网信在职员工陈伟(化名)对记者透露,网信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下称“工作组”)主要负责人与网信债委会相关负责人之前一直定期公布兑付和清收工作进展情况,已经兑付有数亿元。目前,网信集团投资人/出借人人数总量已由17万余人降至12万余人,资金总额约700亿元。

陈伟也坦言,目前网信集团的催收工作存在不少“难点”。比如,有些关键岗位的负责人失联,政府部门和先锋、网信等多次发了召回号召,希望他们回到工作各岗位上,但他们没有给予配合。此前,董事长张振新突然去世,很多他直接管理的业务和资产情况其他人不知悉,调查梳理很困难。

“整个先锋系资产错综复杂,盘子很大,关键业务高管未能到岗,资产梳理也会成为难题。”陈伟称。

除此之外,借款企业和个人逃废债现象严重,很多企业紧急注销,个人失联,催收难度加大。由于资金紧张,现有人员的工资、社保、差旅费等无法得到保障,也反过来影响工作进度。

在苏筱芮看来,宣布良性清退或者是暴雷的网贷平台还可能面临以下问题:一个是流动性问题,比如某些“自动投标”类、具有锁定期的项目,由于缺乏新进入的出借人,此类项目不能在约定时间内退出;另一个就是底层资产的逾期,宣布良退的网贷平台在贷后管理上难度加大,不乏一些借机逃废债的恶意借款人,导致逾期率上升。

那么,除了催收外,工作组在现有资产处置上又有哪些进展?

陈伟表示,目前处置资产也是“困难重重”。其中涉及的原因很多,比如作为很多机构法人的张振新已经去世,他一走不少事情无法解决。其次,目前网信大部分资产要不质押要不就是冻结或涉及诉讼等,处置难度大。第三是由于经济不景气,能处置的资产折价严重,出手困难。


256天等一个答案

 

上海、南京、广州、深圳和北京……网信投资者的“求救”足迹遍布了大部分一线城市,256天了,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复。

2019年7月4日,一张疑似网信内部人员曝光的微信截图流出。截图内容显示,网信CEO盛佳表示,“经过集团领导讨论,共同决定,网信平台良性退出,会与政府相关部门一起,确保平稳有序,尽最大努力保障投资人利益。”

彼时,网信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集团一直在正常经营,全体人员将齐心协力共度难关”。

事实上,早在出现清退传闻前,就有投资用户表示平台出现回款提现慢的问题,“平台出了问题,擅自改回款时间,说是T+3,结果还是没有到账,申请取消合同被告知无法取消”。

这张截图带来了多米诺骨牌效应,除了网信理财,与之相关的网贷平台工场微金也出现了逾期。

据工场微金投资人的说法,自2019年7月1日起,工场微金的“产融通”产品开始全部逾期,截至7月30日未见有收到回款的出借人。该产品每个标的金额100万元,逾期总额已达约9000万元。

2019年8月7日,工场微金公告称,工场平台在正常运营了7年之后,由于大环境原因,出现了逾期情况。公告指出,鉴于现在大部分员工离职、部分资产端、借款企业跟网信有重合,催收和处置资产时间较长等原因,为提高工作效率,切实保障出借人的利益,实控人已委托网信集团代为统一安排相关工作。

追溯先锋集团“雪崩”前的最后一片雪花,前述曾供职于先锋集团的员工刘伟称,据他了解,此前先锋集团账上根本没有多少钱了,因为老板拆东墙补西墙,把钱补到其他业务去了。由于实体经济环境不好,很多企业都还不起钱了,但为了刚兑,老板一直在拿钱补。另一方面,监管政策变了,停止发行新基金,资金“只出不进”,所以资金链出问题了。

如今,网信投资者们还在绝望中等待“黎明”的到来。

苏筱芮直言,网贷平台清退是大方向,尽早看清行业形势。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目前市场避险情绪显著上升。不仅仅是网贷,建议在其他投资领域,投资者也需保持一定的谨慎态度,不盲目加杠杆,备足余粮。


出处:国际金融报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公众微信二维码
建议使用IE6.0以上1024*768浏览器访问本站 京ICP备14028265号
如果您有与网站相关的任何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financialservicelaw@126.com),我们将做妥善处理!
版权所有©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转自"中国金融服务法治网"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